中文版   English

全国咨询热线:020-36396053

舞美行业有时并不“美”

2014-08-20 15:55:27 作者: 来源: 中国文化报 点击数:

无论清新淡雅,还是浓艳绚丽,对于剧场艺术来说,舞台美术总是视觉呈现上不可或缺的要件,对整体艺术表现起着烘云托月的作用,甚至关乎整个作品的成败。

在一个个场景、一道道灯光背后,是一批批坚守寂寞、默默奉献的舞台美术工作者。日前,中国舞美界专家会聚一堂,探讨行业热点话题。当下,舞美专业人才在北京、上海、江苏等演艺重镇呈现欣欣向荣之态,然而在更广大的其他地区,情况则并不如此,甚至截然相反,使人感觉舞美行业有时并不那么“美”。

舞美行业有时并不“美”

舞美行业有时并不“美”

安徽是钟灵毓秀之地,黄梅戏等艺术样式拥有广大的观众群。然而据安徽省舞台美术学会会长高强介绍,现下安徽省内的舞美专业人员奇缺,全省各院团不下千人的演出阵容中,舞美人员不足40人,且40岁以上的、实践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几乎没有。

这一情况绝非特例。广西舞台美术学会会长张忠安说,历史上仅广西京剧团一个团的舞美队中,专业人才就有5人,而今整个广西可以冲在一线的舞美人才加起来恐怕也不足5人了。同时,舞美人员的业务水平也呈下滑趋势,甚至有到广西的艺术院校应聘舞美设计专业教师的一些人,竟连平面图都不会画。

类似情形在文化事业发展相对滞后的宁夏则更为明显,这让宁夏舞台美术学会会长蒋全洲心急如焚。“现在宁夏的舞美人才非常匮乏,目前的从业者几乎都不是科班出身,且年纪都在30岁上下,有经验的老专家全部退休了,舞美方面的各项工作非常难搞。”目前,宁夏应对这一窘境的办法是将本地从业者送到北京、上海等地培训,同时蒋全洲也呼吁中央戏剧学院、上海戏剧学院等舞美教学水平高的院校,是否有可能考虑对宁夏这样相对边远的地区提供特定帮扶。

1

人才要引得来,更要留得住。在一些边远省份,人才流失现象尤为明显。黑龙江省舞台美术学会会长陈晓生有他的应对之策:“舞美人员不易成名,职称晋级也较为困难。我想,要想留住人才,除了要给他们优厚的待遇,还要给他们实现艺术梦想的空间,让他们多在作品中实践,同时设立舞美相关的奖项进行激励。”在他述及的许多方面,黑龙江已经在行动。

舞台美术作品最终要在剧场内呈现和被欣赏,可以说剧场在观演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可是,当今全国各地剧场的情况与人才状况一样不容乐观——不是没有剧场,而是大剧场修建太过盲目,修好了却不方便使用。

福建省舞台美术学会会长黄永碤介绍,目前沿海地区剧场数量普遍较多,仅厦门一地就建有大型剧场3个,每个每年的运营维护成本超过1000万元。可是厦门的文艺演出数量远远没有多到需要3座大剧场的程度,这就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。并且新建剧场风格大同小异,不同的艺术样式对剧场的要求却千差万别,演出歌剧和演出地方戏对剧场的要求显然不会相同,花了重金打造的剧场常常无法满足不同类型演出的需求。“我认为应把重点放在老剧场的改造上,力求剧场个性多元化而不是一味求大,这样才能为不同艺术形式的演出和欣赏创造适宜的剧场环境。”黄永碤说。

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秘书长马路也谈及,现在全国各地修建的大剧场,演出团队使用起来却并不方便。比如有些剧场的吊杆只能横着用;再如有时舞美人员为方便布景想多钉一根钉子,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、可钉的地方。舞美人员的精心设计往往受制于环境而难以完全落实。马路说:“我想剧场与舞台是为作品服务的,剧场应该为作品舞美的施展发挥留有空间,不能让剧场限制了作品。”

剧场、舞台设计不合理的情况让许多人深受其害。张忠安就曾遭遇过这样的剧场:后台设计极其蹩脚,演员赶场居然要上下楼梯。张忠安深感修建剧场的人不懂剧场,这是很可怕的,他呼吁:“文化设施的建造应该有舞美方面的专家参与把关。”可喜的是,据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秘书长张旭透露,学会提出的若干业内规定,有望成为国家通行标准。


友情链接

-

咨询中心

  • 业务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售后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分享到: